首页 面临游牧民族的铁骑,短少马队的宋军靠什么御敌

面临游牧民族的铁骑,短少马队的宋军靠什么御敌

自唐末起,华夏王朝逐步失去了甘凉、陇右、蓟北等重要的战马产区,加之幽云十六州这一战略要地在五代时易于辽国之手,这导致短少战马和地舆防地的两宋不得不以步卒为主的戎行来对立辽、金、西夏等政权的彪悍铁骑。那…

自唐末起,华夏王朝逐步失去了甘凉、陇右、蓟北等重要的战马产区,加之幽云十六州这一战略要地在五代时易于辽国之手,这导致短少战马和地舆防地的两宋不得不以步卒为主的戎行来对立辽、金、西夏等政权的彪悍铁骑。

那么宋军勇于以步抗骑,凭仗的又是什么法宝呢?

上图_ 弓箭对马队

弓弩大阵:以步制骑的好办法

《武经总要》有言:“一骑当步卒八人,十骑乱百人,百骑败千人”。可见在战场上,马队比较于步卒具有绝对优势。而步卒要想以弱胜强,运用弓弩之类的远射兵器,在敌骑冲至己方阵地前尽量迟滞、杀伤对手,然后削弱其冲击力,无疑是一个好办法。

早在五代时期,华夏王朝戎行在反抗以马队为主的辽军南侵时,就非常依靠步卒持弓弩结成的大阵。如贞明三年,辽军围幽州,晋军“万弩射之,流矢蔽日,契丹人马死伤塞路”,然后顺畅突围。又如开运元年的澶州之战,后晋军“万弩齐发,飞矢蔽地”,辽军进攻无果,只得撤去。

可见,大规划运用弓弩进行密布射击阻挠马队冲击,确实是处于下风的步卒反制强敌的不二法门。

上图_ 北宋《大驾卤簿图书》中的 弓弩戎行

宋军承五代戎行之战法,加之马队力气不强,故而对弓弩更为倚重。宋初即建有中心直辖担任兵器出产的南北作坊,亦成立了同等级且独立运转的弓弩院专司弓弩制作。当地上则“诸州皆有作院”,且规划很大。据《曾巩集卷四十九˙兵器》载,弓弩院“岁造弓、弩、箭、弦、镞等,凡千六百五十余万”,其规划和出产才能可见一斑。

按《武经总要》所载,宋军制式弓包含黄桦、白桦、黑漆、麻背四种,均为步骑皆可运用的筋角复合弓。其差异在于攻略不同,饰以黑漆便名为黑漆弓,饰以黄桦便名为黄桦弓。

宋军对官兵所用之弓的弓弦强度有明文规定,一般以石(1石=120宋斤,1宋斤=1.266市斤)、斗(10斗=1石)来核算。步卒所用之弓,强度由高到低分为十斗、九斗、八斗三等,马队则为九斗、八斗、七斗三等。

熙丰变法后,为提高戎行战力,又分步马队射箭技艺为三等。其间,步射6箭中3为一等,中2为二等,中1为三等;骑射则为骤马直射3箭、背射2箭,射中箭数及等级与步射相同。关于射箭技艺优异者,朝廷予以奖赏。

到南宋,为抗衡战力彪悍的金军铁骑,宋廷还专门对弓手拉弓八斗至一石、且能接连发射30箭者赏钱五贯。

上图_ 韩世忠

宋代弓弩:冷兵器年代的“大杀器”

得益于准则的鼓励,挽弓射箭不仅是宋军步骑官兵,更是将帅们有必要把握的技艺。北宋的康保裔、李继隆、狄青,南宋的韩世忠、岳飞、毕再遇等都是能拉硬弓且箭法高明的名将。不仅如此,身为文臣的辛仲甫、章衡、柳开等人也擅使强弓并可百步穿杨。无外乎宋人评说道:“军火三十有六,而弓为称首;武艺一十有八,而弓为榜首。”

可是,弓的射程与威力,在很大程度上受限于运用者的体力。并且接连拉弓放箭,也对弓手的体能有较高要求。在后来面临愈加精巧强悍的西夏和金国马队时,弓的局限性暴露无遗。特别是西夏,因为其共同的铸造技能,夏军盔甲护具声称天下榜首,“非劲弩不能入”。在这种情况下,弩在宋军中的位置和作用开端变得越发重要。

上图_ 膝上上弩图

与弓比较,弩具有延时组织,故射手不用在射击的一起统筹开弓与瞄准两个运作,而是可灵敏运用臂、足、腰的力气摆开弓弦,再沉着瞄准,乘机发射。机关设备的运用,令弩摆脱了对射手体力的依靠,其射程更远、穿透才能更强。

宋军运用的弩中,最受推重的无疑是神臂弓了。神臂弓名曰弓,实践为一种强弩。《宋史˙兵志》载:“熙宁元年,始命入内副都知张若水、西上阁门使李评料简弓弩而增修之。若水进所造神臂弓,实李宏所献,盖弩类也。以檿为身,檀为弰,铁为登子枪头,铜为马面牙发,麻绳扎丝为弦。弓之身三尺有二寸,弦长二尺有五寸,箭木羽长数寸,射三百四十余步,入榆木半笴。”按此所述,神臂弓射程达到了今日的四百余米,射入榆木后能扎进半个箭杆。合作专门研制的寸金凿子箭、破甲锥箭等优质箭镞,足以在较远间隔上击穿夏、金马队的护甲。

上图_ 神臂弓,又称神臂弩,北宋神宗时创造

当然,弩这种“大杀器”并非完美无瑕。它的最大缺陷在于因弓弦拉力较大,发射结束后再装填时无法徒手拉弦,有必要用脚踩住前端将其固定住,再用手拉弦。这样装填比较费时,致使射速远逊于弓。

所以,宋军一般将弓弩调配运用,以取得最佳作用。据尹洙《河南先生文集》载:“步军每一都刀手八人,枪手一十六人,其七十余人并系弩手。”即每都100人中七成为弓弩手,宋军一般将他们依照“斗力”,也便是挽弓之力的强弱顺次牌子,多是强弩手在前,轻弩手次之,弓手终究,阵列最前方以刀牌手屏护全阵。

交战时,敌军马队发起冲击后,先由神臂弓手施行远间隔火力限制;敌军挨近时再以弓手进行无差别的箭雨射击,顶在最前面的刀牌手担任抗住冲击保持战线。待敌骑气沮力竭之时,便放出坐镇后方的己方马队处理战役。元丰西征时,名将刘昌祚统率泾原军正是依此法,打得桀的西夏铁风筝军毫无脾气。

上图_ 轮番发弩图

实战中的宋军:“漫天箭雨”是常态

到南宋时,名将吴玠、吴璘创“叠阵法”:“每战,以蛇矛居前,坐不得起;次最强弓,次强弩,跪膝以俟;次神臂弓。约贼相搏至百步内,则神臂先发;七十步,强弓并发;次阵如之。凡阵,以拒马为限,铁钩相连,俟其伤则更代之。遇更代则以鼓为节。骑,两翼以蔽于前,阵成而骑退,谓之‘叠阵’。”

上图_ “叠阵法”示意图

此等战术,与宋军惯用的弓弩战法相反,它较好地统筹到了各类弓弩的优缺陷,将射速快但射程近的弓安置在最前,尽可能延伸其射程并确保火力密度,射程远、威力大的强弩、神臂弓安置在后,使其能够在装填时免受敌军搅扰。这样的装备使弓弩的特性相辅相成,在战场上更具威力。吴氏兄弟凭此战法屡挫金军。特别是在和尚原之战中,宋军弓弩“连发不停,繁如雨注”,杀得金军鬼哭神嚎。连其一贯以血槽长、健壮耐打著称的主帅完颜宗弼也多中流矢,仅以身免。

由此可见,如今影视剧中秦军漫天箭雨的作战方法,在实在的前史中出现在宋军的身上应该更为适宜。

上图_ 辽代的重马队—“鹰骑”

宋军对弓弩的倚重更能够经过两个不和战例来加以证明。宋辽正人馆之战时正值寒冬,列阵于户外的宋军刘廷让部全部冻僵,拉不开弓弩搭不上箭,面临辽军马队的冲击束手无策,终究全军覆没。而在之前的陈家谷一役中,杨业恳求主将潘美在谷口多设劲弩,待他撤回时“以步卒强弩夹攻救之,否则者,无遗类矣”。

可见,宋军将帅习惯于把制胜的砝码压在弓弩手的身上,足以凸显弓弩在以步卒为主的宋军中的位置。

能够说,我们没有强弓劲弩,两宋恐怕很难在国防条件先天不足且强敌环伺的局势下坚硬三百余年。当然,决议战役输赢的最关键因素并非兵器,而是人。相似弓弩手与刀牌、蛇矛等军种相互合作的杂乱战法,需求长时间练习方能运用。故而到王朝晚期,跟着朝局漆黑、武备废弛,即便是有神臂弓这类旗开得胜的“神器”,也无法挽救宋帝国毁灭的必然命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onlinemediabootcamp.com/html/20220528/568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